最美瞬間:《中國國家地理》簽約攝影師趙春江


發布時間:2015年09月07日 文章出自:中國國家地理網 作者: 趙春江 

標簽: 河流   山地   高原   綠洲   巖壁畫   石窟   雪山   

趙春江簡介:

吉林省文聯副主席、吉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吉林省攝影家協會主席,《中國國家地理》簽約攝影師。

1989年、1990年、1991年連續三屆獲得中國新聞攝影獎總編輯攝影獎。1990年獲得中國新聞攝影獎銅獎。 1991年獲得中國新聞攝影獎銀獎。第23屆國展入選優秀獎。

2010年平遙國際攝影大展舉辦個展《喜馬拉雅最后的秘境》,策展人:那日松。獲新聞紀實類優秀攝影師獎。

2010年北京798映畫廊舉辦個展《攝影發現羌姆石窟》暨研討會,策展人:那日松;主持人:楊元惺。

2011年連州國際攝影年展舉辦個展《羌姆石窟》,策展人:朱憲民。獲中國當代攝影家榮譽。

2012年,攝影作品入選中國美術館、文化國門首都國際機場專題展出。

近二十年主攻喜馬拉雅山脈人文地理紀實攝影,提出“喜馬拉雅文化帶概念”,足跡遍布喜馬拉雅山脈,田野調查成果頗豐。出版攝影圖文書《喜馬拉雅五條溝》、《我在喜馬拉雅》等專著十余部。 中國文化援藏首倡者、先行者之一。

趙春江

他用“雙腳”攝影

趙春江,吉林省攝影家協會主席,《中國國家地理》簽約攝影師,有著三十年記者、編輯的經歷,同時還是《松花江到雅魯藏布江》、《甲諧歌舞》、《喜馬拉雅五條溝》、《我在喜馬拉雅》等十余部圖文專著的作者。

豐富的人生閱歷背后,不得不提及的是他與西藏的命中情緣,這片離天最近的大地,已留下他20年的足跡;而他也用一個人的毅力與虔敬為地球之巔拓下歷史的印記。他是西藏新地標之一“喜馬拉雅五條溝”的率先提出者;他是被稱為“2011年中國考古6大新發現”之一——羌姆石窟的攝影發現者并在北京、廣東推出這一喜馬拉雅深處的瑰寶;他是西藏解放后第一個走遍中國陳塘夏爾巴人聚居區所有村落的漢族人,他是第一個比較全面系統拍攝甲諧歌舞并為其對外宣傳推動其成為國家非遺第一人。

2015年7、8月,趙春江又進藏50天,邁開雙腳,歷盡艱辛,幾度瀕臨生命危險,在藏族向導和背夫的幫助、見證下,一步步走完了扎日神山中轉、錯嘎神湖和阿里瑪旁雍錯。等等等等,作為一個東北大平原的人,他為藏地付出了很多,而他始終認為是藏地給予了他太多太多。

近二十年,趙春江始終堅持、專注于喜馬拉雅山脈人文地理紀實攝影。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第一次進藏,至今他已20多次踏上那片神秘而又神圣的土地。幾乎每一次,他都選擇以默默行走的方式,記錄著、拍攝著,用文字和圖片訴說著藏地的一切,他不是一個造訪者,而是一個講述人。他的鏡頭里沒有充斥著“旅游勝地”的絕美風光,而是有體系、有脈絡的民俗生態文化,而這也是他所堅定的方向——文化援藏。

在2012年,趙春江出版了《喜馬拉雅五條溝》,以豐富的圖文展現了在日喀則地區的亞東縣、定結縣、吉隆縣地界上展開的五條溝——樟木溝、吉隆溝、亞東溝、陳塘溝、嘎瑪溝的自然與人文景觀,將西藏的旖旎風光與深厚文化一并呈現,以新的視角讓讀者對西藏有了全新的認識。2013年,在國家地理測繪信息局的批準下誕生了全新的喜馬拉雅旅游地圖,而“喜馬拉雅五條溝”成為其中的新地標。這樣的肯定使趙春江在感動的同時更堅定了文化援藏的使命感。

如果說“喜馬拉雅五條溝”是趙春江提出的一個新的地標概念,那么《甲諧歌舞》則可以說是他對傳承千年的歌舞的系統記載。“甲諧”源于當年為迎接文成公主進藏而準備了盛大歌舞的地方——拉亞、旦嘎,一千多年來,“甲諧”已發展成136部,全部演下來要用三天三夜的時間。趙春江被這種文化頑強的延續、傳承精神所深深打動,于是他決定用相機和文字為其著書,系統、全面的展現給世人,讓它得到永久的記載,而這樣做的,他是第一個。值得一提的是,甲諧歌舞在后來成為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文化援藏的進程中,趙春江的發現或記錄得到了許多“率先”、“第一人”等稱謂,而要說最具歷史文化份量及開拓意義的則要數他對“羌姆石窟”的發現了。羌姆石窟位于海拔4500米到5300米的喜馬拉雅山中段的果美山上,它險峻的地理位置甚至讓在山下生活著的最老的羌姆村民都說不出它的來歷,更沒有絲毫的文字記載于現有典籍中。而趙春江卻不僅發現了它,更系統的拍攝了它,將它帶出了深山崖壁,帶出了喜馬拉雅。這背后是其不斷克服高原反應、無數次面對生命危險,還有長期對抗孤獨寂寞的堅韌之行,是常人無法想像的艱辛堆砌出來的路。

趙春江在近20年的藏地之行中記錄下許許多多珍貴的圖文資料,一篇文章遠遠說不盡,甚至只能算是對其冰山一角的一語帶過。在他的影響和傳播下,社會各界人士及他的親朋好友多次向吉林援藏地捐助現金及生活物資,還為吉隆縣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中型圖書室,這些都讓趙春江倍感欣慰,也讓他有了更多的動力和責任感。他還是唯一一個獲得過定結縣榮譽縣民的外族人,這其中包含著他與藏族同胞深厚、長久的情誼。

透過趙春江的鏡頭,借助趙春江的文字,原生態的西藏文化系統地呈現在世人眼前,巨變中的西藏生活生動地展現在世人眼前,而最觸動人心的是他與西藏那命中注定的情緣。正如他所說的那樣——“行走在西藏,已經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代表作:

《吉隆溝:小河谷裝下了半部西藏史》
吉隆溝扎村眺望又深又長的吉隆溝
“小馬拉山”西南
夕陽西下,吉隆鎮上的一位老者走過墻角,手搖轉經筒,平靜而虔誠地禱告著
《陳塘溝:這里封存了夏爾巴人的原始檔案》
在陳塘溝的朋曲河谷中,這是兩種不同類型的聚落
《樟木溝:懸于峭壁上的要道》
聶拉木縣境內的通拉山埡口
《嘎瑪溝:趕著牦牛穿越“無人溝”》
夏古拉山口,牦牛望雪峰
《絨轄溝:秘境中的秘境》
喜馬拉雅地區絨轄溝這片凈土上生活著的巖羊
《亞東溝:氣蒸“米糧倉”,血浴“紅河谷”》
乃甲切木石窟寺主窟內南壁上的佛像雕塑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