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第一古村落——陸巷村


發布時間:2018年07月06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趙艷青 

標簽: 文化苦旅   風土人情   

“海內文章第一,山中宰相無雙。”此碑聯為唐寅在其恩師墓前揮淚而作。能讓聞名明代遐邇后世的桀驁才子,有此至高贊譽的“文章宰相”是明正德年間內閣首輔王鏊。
   

王鰲弟子不單有唐寅,還有文徽明、祝枝山等人,四大才子三人出其座下,可知為師者的才能韜略。今日之人聽聞唐寅之名,不知王鰲其人,但是在江蘇省蘇州一帶,王鰲的名頭任由明朝風雨洗滌至今一直是神一樣的存在。

探花坊

蘇州市吳中區東山陸巷村,是英武殿大學士王鰲的出仕之地,也是他的歸隱之處。村內紫石街上寬石鋪面、小青磚圍側,柵板店鋪林立,古味濃郁,但是三元牌坊還是最為耀眼。牌坊既是王鰲的榮耀,也是陸巷的榮耀。三元,古代科舉制度中連中三元是極其稀有的小概率事件,而王鰲先生在鄉試中取得第一名“解元”;隨后在禮部會試又取得第一名“會元”,殿試中文章才學本為當仁不讓的狀元郎,因主考官的私心,被屈降為“探花。”鄉人耀其學問、鳴其不平、慰其家人,在最是繁華的中心商街上立起三座牌樓。

紫石街
北區洋龍公所

如今,牌樓下依然是熱鬧街市,晨曦中邑人們售賣自家小菜,老嫗挽著籃子挑選青嫩菜蔬,待日出后各自散去,明代街市跨越五百載雨霜延續至今。只是此刻的熱鬧跟當年的洞庭東山商幫財勢無可比擬之處了,幾百年前中國資本主義萌芽時期,陸巷村碼頭驛道肩摩轂擊、深巷大院花團錦簇,占盡人間風流。

從適園內湖光閣
宰相府花廳
寒谷渡

陸巷村內王鰲的故居《惠和堂》,保持著古老原貌。高大正廳梁柱用粗壯的楠木構建,千年不腐。大廳精致的方磚大都破碎,碎片說著深深滄桑。王鰲不僅少年盛名,更為人剛直不阿,在朝為官不與奸佞同流合污,在野為民不閉門自艾,積極推動著家鄉文化發展。他的故居建制可以看出,其人為人正統端嚴,中規中矩,但是檐下瓦影、墻角綠竹、還有靜觀樓前照壁的磚雕功力講究寓意深刻,稍稍泄露著主人之風雅。王宰相喜愛交友聚談,吳門畫派的創始人沈周等皆是其座上賓。花園、花廳,更多以朋友聚會考量。建造惠和堂時所剩建材另建一幢懷德堂,由王鰲后裔居住,懷德意味感恩先祖之德。

王鰲在蘇州一帶有大量的掌故,陸巷村更處處留下他的身影。寒古渡,在現在村口處。古老的渡口默默記錄著宰相的足跡,少年時出東山求學出仕,中年時歸東山辭官歸隱,后來的東山再起,再次被正德帝宣召為首輔,出山歸來皆是寒谷渡深情擁抱、依依揮別。渡口雖有擁有大量財富洞庭商幫的出出入入,也有其他從此出仕之高官名臣,可到底出山一詞源于王鰲,東山再起一詞恰恰對應王鰲。

遂高堂

懷古堂是王家祠堂,王氏家族祭祀祖先的地方。不同于其他祠堂的陰郁壓抑,王家祠堂有正式嚴謹的廳堂,另建有消閑的小小粒園,“粒”細小米粒、鹽粒,意指園小巧而精致,迎門太湖石、墻邊紅楓跟花門構成一幅圖畫,尚未進園已感美景無限。

王銓是王鰲的弟弟,有頗似其兄才華與正直,曾被任命為杭州知府,但其經審時度勢未去赴任,轉向商場財富積累甚眾,在家鄉大興土木建造府宅。王鰲在與他通信中贊其潔身自保。府邸名遂高堂即是出自兄弟倆通信的言詞。

寶儉堂夢園

寶儉堂墻外青磚小弄,落滿了合歡花。伸出墻頭的枝丫上滿是粉嫩小扇子,在無風濕潤空氣中顫巍巍閃動著,香味兒遙遙裊裊飄蕩。廣玉蘭花瓣兒不時落在行人肩頭,古舊黃色形狀如同小小的瓢,宛若在人們耳邊悄聲說盛開似白玉雕鑿的花朵挹滿瓢秀色。

陸巷村卻也遠遠不止王氏一家人,陸巷即是六條巷弄,村人傳說:北宋末年,由于北方少數民族的入侵,南宋葉、王、金、姜等六位戰將見此處面水背山、風光宜人,遂將族人安頓于此以避戰禍,辟建了六條巷子的小村落,希望此方土地爺能護佑家眷安居樂業。

村內官拜一品大員更不止王鰲一人,寶儉堂是宋左丞相文學家葉夢得故居一部分。寬房大屋、高墻窄弄深處是頹祀的宅院,“鐘蘭蘊玉”的粹和堂為陸巷村最大的廳堂建筑群,現保存完好僅剩一幢門樓和一廳堂。粹和堂是洞庭東山葉氏祖宅,葉氏一族從南宋年間定居東山陸巷,歷經數百年歷史,從精雕細琢的建筑中所折射出來的家族文化內涵至今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東山望族葉家

粹和堂背靠陸家山,山體上的花園部分已不復存在了。枇杷林中厚厚的落葉下,藏著花鋪地的遺痕,整塊青石雕出的井沿跟旁邊的堅石鋪地,泄露著當年粹和堂的氣派不凡。青苔下的石階一梯梯延伸著延伸著。而黑白斑駁的墻面可是寫給今人意味深長的邀約書?絕艷的門樓,孤獨幽怨的佇立,美麗的磚雕花把古意跟清空傳遞著。


    

葉氏為東山名門望族,歷代名人輩出。單丞相就出現了兩位,而高官不計其數,文人更是輩出。著書立說者有之, 為官清廉者有之。清朝晚年的葉潘軒,其人為人正直,廉潔奉公,政績卓著,壯年病故,民國政要林森、孫科、宋子文、于右任和杜月笙等名流皆盡前往吊唁。悼念祭文稱其“忠貞廉明,齒得廉尊,忠為名宦,處為名儒,政著巴蜀……財理湘吳……。

日本人入侵中國,東山沒遭到搶掠破壞,也得益于葉氏后裔的傾力保護。當年粹和堂葉家六公子曾留學日本并在日本執教多年,后返回故宅頤養天年。六公子名字無存,邑人皆呼其為六爺。日本鬼子占領東山隊伍的最高長官恰巧便是葉六爺的學生,日本軍官對老師非常尊敬,并請其出任日本人設立的官職偽鄉長。葉六爺不顧家人反對頂著漢奸的惡名,出任偽鄉長,此前與那日本軍官約法三章,不允許其動東山一草一木。當年,日本人在東山的惡行并不甚著,而且對當地老百姓也算尊重。葉六爺在出任偽鄉長期間極力保護東山人民。抗日新四軍在東山活動期間,他曾為隊伍提供軍情,配合掩護地下黨的活動,將部隊傷患藏匿粹和堂中。新中國成立后,因葉六爺當年曾保護過東山人民,保護過新四軍,所以并沒有受到像其他地主一樣的處置,但葉六爺最終卻還是在文革中被批斗致死。

粹和堂磚雕

葉氏族人解放后舉家離開陸巷,現已分散于世界各處。當年只有葉六爺留下來看守古宅,隨著葉六爺離世粹和堂頓失主人,變成一座死寂空宅。葉氏,一度曾輝煌興盛數百年的封建大家族在東山銷聲匿跡了。此后,粹和堂被沒收為公有,陸續有無家可歸的人入內居住,深宅大戶內的井欄、磚花、照壁、月門只留下對前塵往事的無盡回憶,墻角的楓藤慢慢長滿雕檐翹腳,瓦當上的花紋已被青苔覆滿看不出原貌,窈窕靜謐的花瓶門旁雞鳴狗叫,落下的枇杷果覆蓋著湖石假山基座。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