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身: “體無完膚”的魅力


文章出自:中華遺產 2020年第05期 作者: 梁石 

標簽: 歷史拾遺   古代生活   

文身有怎樣的魅力,讓古往今來的無數人,為之甘受刀割針扎之苦?文身,僅僅是為了妝飾身體嗎?個性的彰顯,族群的文化認同,也盡在其中。
龍文身 供圖/圖蟲創意
用冰冷的鋼針,在人的皮膚上作畫,待“體無完膚”之際,一幅佳作也宣告完成。“體無完膚”一詞,最早出現在唐代筆記《酉陽雜俎》中,形容的就是當時青年遍布全身的文身。這種以疼痛為代價的妝飾,似乎有一種特別的魅惑,自古以來就讓無數人為之著迷。
供圖/視覺中國

“刻膚”是不是陋俗?

19世紀的英國博物學家達爾文,在經歷了5年的環球航行和科學考察后,得出了一個結論:“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哪個民族沒有過文身這一文化現象。”原來,許多人以為文身似乎是一種非主流的身體妝飾,卻不料,其實它曾是世界的主流。

的確,文身現象不僅普遍,而且非常古老。在埃及、歐洲、西伯利亞等地出土的古尸、木乃伊身上,都曾發現文身的直接證據。最有名的當屬冰人奧茨,他死于5000多年前的阿爾卑斯山,尸體在冰雪中奇跡般地保存至今。科學家在他的皮膚上,發現了多達57處文身。有意思的是,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研究員發現,冰人奧茨身上80%的文身,和中國針灸治療關節炎的穴位重疊。這說明,古人文身的動機,可能是多樣的,并不僅僅是為了妝飾。

那么,在針灸術的發源地——中國,古人文身的動機又是啥呢?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文身民族,當屬《史記》《淮南子》《漢書》等眾多文獻中記載的“披發文身”的越人。唐代經學家孔穎達在《禮記》注疏中說:“越俗斷發文身,以辟(避)蛟龍之害,故刻其肌,以丹青涅之。”也就是說,越人居于水鄉澤國,在水里謀生計,因此不得不把全身的皮膚文得像龍鱗一般。水下的蛟龍見了這一身“迷彩服”,以為是同類,就不會吞噬、傷害他們了。

責任編輯 / 陳偉峰  圖片編輯 / 吳西羽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