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堡春秋

    “堡”,可能是戰場上的碉堡,可能是車馬往來的驛站,更有可能是一座建起城墻、團結自保的村鎮聚落。在戰火不斷、朝代頻更的中國,村鎮之“堡”屢見不鮮,它們背后講述的,是……

    作者: 徐攀   出自:2020年第09期

  • 大唐天竺使出銘 高原之上有功名

    提到唐人出行天竺,似乎人們腦海里只能想到玄奘和尚。但外交家王玄策留下的一通碑銘,給我們勾勒出了唐代通往印度的另外一條道路。

    作者: 李粹之   出自:2020年第08期

  • 婁睿墓 一個時代的丹青背影

    1979年,北齊婁睿墓的發掘,為我們展示了南北朝這一動蕩時代的一個精彩側面,墓葬中的壁畫則成為我們追想北朝繪畫的重要參考。作為胡族、貴族與佛教徒的婁睿,在墓葬中給我們……

    作者: 清溪  貽芥   出自:2020年第07期

  • 南朝磚畫墓 地下的名士風流

    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的名士風流,蓮花、獅子背后的佛國世界,“郭巨埋兒”里的倫理折射……是儒是釋是道?門閥士族的內心矛盾而多變,于是那磚上的風景,也變幻而多姿。

    作者: 吳風   出自:2020年第07期

  • 發現伏羲的都城“宛丘”?

    在距今約5000–4000年的中華大地上,一個核心的歷史趨勢,便是中原的崛起:當長江下游的良渚文化、東北的紅山文化逐漸隕落,一度低調的中原,走上了務實的武力爭霸道路,并最終……

    作者: 奚牧涼   出自:2020年第07期

  • 南詔德化碑 功過是非憑誰問?

    一千多年前,大理是南詔國的都城所在。盛唐帝國的軍事慘敗,西南王國的驕矜反復,都被鐫刻在一通矗立于此的巨碑上,令人遐想不已。

    作者: 李粹之   出自:2020年第05期

  • 隋唐大運河上的國家糧庫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隋唐洛陽城宮城東北發現了唐代含嘉倉160號倉窖,其間出土了數十塊銘文磚,上面詳細記載著糧窖位置、儲糧來源、糧食品種及數量、入窖年月日和倉窖管理人員……

    作者: 奚牧涼   出自:2020年第05期

  • 橫空出世的周代“芮”國

    2019年12月,一場名為“周風遺韻”的考古成果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悄然登場,早已消失的神秘古國芮國,“復活了”。

    作者: 奚牧涼   出自:2020年第03期

  • 五行取名 | 一劑命運的藥

    當五行思想與姓名文化相遇,會誕生什么?中國人信“命”,便將其體現在姓名之中,借助五行名字,寄望于改變命運,調節命理。

    作者: 楊睿   出自:2019年第08期

  • 良渚之重

    在夏代之前,中國還有沒有“國”?良渚文明的發現,給這個疑問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良渚之重,重在何處?

    作者: 毛智周   出自:2019年第06期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