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江大堤
歷史筑就的千年古堤


文章出自:中國國家地理 2013年第12期 作者: 胡彥鴻 

標簽: 荊州市   水文地理   河流   古鎮   大壩   

自古以來,防御洪水就是長江中下游百姓生活的主旋律。兩千多年來,這里廣修堤壩,而荊江大堤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堤防。它束起荊江肆虐的河水,默默守護著江漢平原1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卻鮮有人知它已經1600多歲。江水年年漲,大堤年年筑,荊江大堤就是一部活的歷史,向我們講述著千百年來生活在這里的百姓和洪水抗爭的歷史。
如果不經人提醒,你很難看出圖片的背景是一座堤壩,它是與三峽大壩同樣建設標準的國家一級堤防工程荊江大堤。自古以來,長江在荊州段洪水頻發,修堤筑壩成了歷朝歷代荊州地方官的一大政務。王文華(右二)是荊江大堤江陵段的護堤員,他守護了荊江大堤一輩子。2012年4月在荊江大堤的抗洪值班房里,王文華老人的朋友為他過70歲的生日。在荊江大堤上每隔不到10公里,就有抗洪值班的房子。三峽大壩建成后,荊江大堤的分洪壓力減少,現在大部分值班房都空著,汛期時才需要人看守。攝影/李風

2013年3月,一個凄風冷雨的春日里,我和攝影師李風到荊州古城采訪。這座位于湖北省荊州市的古城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青灰色的老城墻在午后的細雨中靜默著,顯得安詳又落寞。采訪路上,我們偶然駛上了距離古城不到1公里的荊江大堤。大堤兩側青草覆蓋,偶有幾頭黃牛在護坡上悠然地吃著草,放眼望去,宛若壩上草原般令人迷醉,若不經人提醒,你很難看出這是一座防洪的大堤。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湖北人,李風知道荊江大堤還是緣于1998年轟動全國的長江抗洪搶險。當時為了保證武漢市的安全,是否炸掉荊江大堤分洪的方案牽動著全國人民的神經。此后,李風開始關注這座守護著江漢平原,始建于東晉,有著長達1600多年修筑歷史的大堤。沿堤遍布的文物古跡,以及綿延不絕的祭祀文化,也讓大堤的形象在一次次的重訪中逐漸豐滿起來。

荊江是江漢平原的中心城市之一
圖為荊江大堤保護下的荊州城,這里自古是兵家必爭之地,從公元前689年楚文王定都郢(今荊州紀南故城)開始,到公元963年荊南國滅亡,先后有6個朝代34位帝王在此建都。西漢時,荊州城成為全國十大商業都會之一;三國時期,為魏、蜀、吳三國爭奪的戰場;元、明、清時為路、府治所的所在地,清代在此設立荊州駐防將軍府。現在,這里是江漢平原最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攝影/李風
東晉金堤位置示意圖
可以說,荊江大堤的肇始就是源于護衛荊州古城和楚紀南故城。江陵城(今荊江古城)西、南、東三面均為長江主泓環護,魏晉時期,長江江水緊迫城南,直接威脅江陵城的安全。東晉永和元年(公元345年),荊州刺史桓溫派陳遵主持筑堤治水。因大堤保一方百姓的富庶,便稱之為“金堤”。
繪圖/孟凡萌

肆虐的荊江催生的大堤

正如長江流經四川盆地段稱川江,流經三峽段稱峽江一樣,流經古荊州段的長江被稱作荊江。長江攜怒濤從兩岸連山的三峽咆哮而下,在湖北省宜昌市附近穿過夾江對峙的荊門山,進入平坦的江漢平原之后,才放緩腳步。李白在《渡荊門送別》中寫道:“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荊門山外,長江進入了中國地形的第二階梯,沒了兩山的夾峙,江水開始肆意流淌。

荊江自湖北省枝江市至湖南省岳陽縣城陵磯,全長約300多公里,以湖北省公安縣藕池鎮為界,以上稱上荊江,以下稱下荊江。荊江北鄰漢江,南接洞庭湖,是古云夢大澤(湖北省江漢平原上古湖泊群的總稱)的區域。在漫長的地質構造運動中,荊江北部的江漢坳陷和南部的洞庭斷陷不斷抬升,中部的云夢沉降區持續下沉,河流堆積的泥沙在云夢沉降區形成三角洲,荊江就是從堆積三角洲上的諸多汊流中逐漸發育出來的。

責任編輯 / 康靜  圖片編輯 / 王彤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