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魯藏布江新形象
沙江、辮江、峽江


文章出自:中國國家地理 2014年第07期 作者: 單之薔 

標簽: 水文地理   河流   中國國家地理卷首語   

整個青藏高原的風沙堆積地貌,在雅魯藏布江中上游寬谷地區最為普遍和典型。我們的雅魯藏布江考察從米林縣派鎮開始逆江而上,江邊的沙丘、沙壟、沙山、沙坡地等沙漠景觀一再與我們相遇。在澤當至桑耶寺途中,沙漠的長度與寬度令我們震驚,風起時,沙墻就在江面上游走……
沙與水可以搭配出完美的組合
“辮狀水系”是雅魯藏布江美景中最精彩的部分,同樣讓人過目不忘的還有河岸兩邊見沙丘的獨特景觀。在雅魯藏布江河谷,你會看到這兩種景觀相伴而生,締造出多重美景。在山南地區政府駐地乃東縣澤當鎮以北,雅魯藏布江自西向東漫游在沙洲上,江水畫出完美曲線,編織成美麗的發辮。風也不甘示弱,時刻不停地裝點著沙洲、河灘,它甚至讓沙丘越過河谷,爬上山坡。攝影/王寧

如果你不是親自去沿著雅魯藏布江(以下簡稱雅江)走一走,如果你不是實地去看一看雅江的源頭、上游、中游、下游,你無論看多少介紹雅江的書,聽人講多少雅江的故事,都無法獲得那種親臨其境而獲得的體驗。你無法想象:江水那樣碧綠,水流像姑娘的辮子一樣,江水在寬闊的河谷中流淌時那樣優雅和從容,進入峽谷時又是那樣的急迫和洶涌,江邊桃花掩映的村莊是那樣的寧靜,江水流經了那么多村莊、城市以后還是那樣潔凈和美麗……親歷的體驗所蘊含的東西永遠比讀到的和聽到的多。世界的許多意義只有親臨其境才能發生,才能涌現,才能被理解。這就是人們去現場,去遠方,去旅游的理由之一。

雅魯藏布江中上游,風沙堆積地貌普遍而典型
整個青藏高原的風沙堆積地貌,在雅魯藏布江中上游寬谷地區最為普遍和典型。我們的雅魯藏布江考察從米林縣派鎮開始逆江而上,江邊的沙丘、沙壟、沙山、沙坡地等沙漠景觀一再與我們相遇。在澤當至桑耶寺途中,沙漠的長度與寬度令我們震驚,風起時,沙墻就在江面上游走。攝影/單之薔

我對雅江的認識就經歷了一個類似禪宗所說的頓悟,之所以能發生頓悟,是因為近日我的一次西藏之行,主要行程是沿著雅江考察。這一次我不僅站在了雅江面前,而且我沿江前行,與江有了一段相磨相勵的過程。過去我多次去過西藏,與雅江都是蜻蜓點水似的照面,因此那時對它的印象是零散的、模糊的,甚至可以說是平淡的,我似乎未被它打動。過去我對雅江的認識,還僅僅停留在“西藏的母親河”這樣的層面。我知道雅江流域是西藏人口最密集的地帶,西藏的主要城市和重要的縣都坐落在這條江的兩岸。這些認識也是我從其他書中看到的,不是自己發現的,而且基本都是人文方面的,對于雅江作為一條河流自身的特點和意義我幾乎沒有什么新鮮的見解和認識。這次雅江的考察從拉薩出發,先是向東,到了米林的派鎮,接近了一下大峽谷,接著掉頭一路向西,穿過了加查峽谷,一直到達坐落在雅江河畔的日喀則,然后繼續向西,一直到達定日。由于此行與雅江的親密接觸,我對雅江的認識大大地推進了。我甚至對雅江作為一條河流的特點或者說意義,也獲得了新的詮釋。我發現雅江是一條神奇的罕見的大江,它作為一條河流的獨特之處在于:它是一條流淌在沙漠上的江,簡稱為“沙江”;它還是一條“辮江”——江水流動的形態似辮狀;它也是一條“峽江”——全程中有一半的流程是在峽谷中。我把雅江的新意義概括為:沙江、辮江、峽江。

我想解釋雅江的這三方面的特點,這會傳播關于雅江新的知識,但我更想回憶我的思維過程:雅江的三個特點我是怎樣發現的?或者說在我的頭腦中雅江的這三方面意義是怎樣產生的?這可能更有意義。

對于雅魯藏布江流域風沙地貌的成因,學術界已經給出了比較一致的結論:在冬春干旱季節,河谷地帶盛行的強勁西風,揚起河漫灘及沙洲上的細沙,堆積在寬谷地帶,或吹送到江岸的山坳里甚至山頂。但不得不說,沙漠出現在江心或江邊,已經成為雅魯藏布江的一種獨特景觀。攝影/李建

雅江:一條流淌在沙漠上的“沙江”

我是怎樣挖掘出“雅江是一條沙漠之河”這樣的意義的呢?

責任編輯 / 李歐  圖片編輯 / 王寧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