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北歐那個范兒: 《冰雪奇緣2》中的北歐風情

時隔數年,《冰雪奇緣》的續作終于上映了。對研究極地生態的我來說,這部動畫電影又多出一分親切感:里面不少場景,都讓我想起在北極圈附近做科考的日子。還有電影里的那些人與非人,在北歐都有跡可循。

總第195期
2020
03
  • 蘋 出水田葉敬鬼神

    蘋,又名田字蘋、四葉蘋,在華北及其以南大部分省區都可見到,生于河湖、溝渠、水田之中的淺水處或水畔濕地上。蘋為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狀莖細長橫走,在節部生出葉片,葉具長柄,由4枚小葉片組成。蘋雖然……

    作者: 王辰  

  • 跟著棕頭鴉雀“逛”公園

    棕頭鴉雀極為常見,卻因“其貌不揚”常被人當成麻雀忽略掉。我以前也沒太關注這種小鳥,每次看到,只聚焦于它們極為出眾的“杠上體操”,以及剝蘆葦的絕活。這回,我決定展開跟蹤,探探它們冬日生活的更……

    作者: praying  

  • 喝花

    陽春三月百花開。2018年5月,我們講過“吃花”,今年則要說“喝花”那些事兒——花茶,是一股從20世紀末延續至今的流行風潮。看,博物君們乘著花茶杯,在繽紛的茶水中進行“激浪漂流”。金盞菊茶杯里,他們……

  • 花茶 演化史

    聽說過“花茶”“花草茶”“花果茶”,居然還有“花湯”?這些名頭到底有何異同?用花做飲料,古今中外的人們各有辦法。而今天市面上五彩繽紛的花茶,其實是“中西結合”的產物。

    作者: 王辰  

  • 西式花茶 無茶之茶,花色繽紛

    西方沒有專門的“花茶”概念,但有傳統的“藥草茶”,其中不少用的是植物的花朵部分。這些“西式花茶”中的經典款,都來自歐洲原生植物,芳香與顏值并存。

    作者: 余天一  

  • 花茶調色盤

    日本動畫《名偵探柯南》中,有嫌疑人通過調包花草茶掩蓋罪行:在藍色的蝶豆花茶中放入檸檬片,讓茶色變紅,便能與玫瑰茄茶混淆。現實中果真如此嗎?我們準備了幾種干制花茶來做試驗,結果意外地把花茶玩……

    作者: 余天一  君仔  

  • 種花茶

    本期特別策劃介紹了形形色色的花茶,其中不少種類,其實也是顏值頗高的經典觀賞植物。看完前幾篇,你想不想在自家陽臺種上幾盆“花茶花”,既飽眼福,又飽口福?我們特別邀請了園藝家瑪格麗特-顏,讓她在……

    作者: 瑪格麗特-顏  

  • 太陽鳥 飛翔花間的寶石

    太陽鳥是一類取食花蜜的雀鳥,國內主要分布于南方。它們身形小巧,羽色亮麗,每日穿行于花叢中,頗有蜂鳥的神韻。

    作者: 鄭秋旸  

  • 『微服私訪』若爾蓋

    去年7月,我和幾位朋友應保護區之邀,前往四川若爾蓋(濕地)草原拍攝野生動物。這是個僅用一天時間“巡邏視察”的計劃,看看能碰到誰。

    作者: 鄒滔  

  • 竊蛋龍類 并非小偷的另類“盜龍”

    除了上期介紹的馳龍類,還有一類恐龍被稱為“盜龍”(raptor)——這就是名字不太好聽的竊蛋龍類。曾被看作偷蛋賊的它們,如今已洗刷了冤屈,并呈現著自己的獨特與精彩。

    作者: 江泓  

  • 鯊魟胎生 如雞伏雛 似燕翼子

    魚基本都是卵生的,但《海錯圖》里卻有兩條魚直接產出了小魚,這是怎么回事?

    作者: 嘉楠  

  • 碧海蜂群 二戰航母戰術基礎入門

    前段時間上映的“硬核”戰爭片《決戰中途島》,再現了史上最著名的航母對決、二戰太平洋戰場轉折點——中途島海戰。相比高精尖的現代航母,二戰技術水平下的航母作戰,背后有哪些基本講究呢?

    作者: 王立鵬  

  • 部落·議會·血淚之路 切羅基共和國的興與衰(下)

    在上期雜志中,我們講述了北美印第安切羅基人的崛起:面對殖民者,他們快速學習先進制度,從蠻荒時代“跳級”建立共和國,以法律為武器,與美國人周旋、捍衛家園。諷刺的是,被美國人視為“野蠻族群”的……

    作者: 一枝  

  • 還是北歐那個范兒: 《冰雪奇緣2》中的北歐風情

    時隔數年,《冰雪奇緣》的續作終于上映了。對研究極地生態的我來說,這部動畫電影又多出一分親切感:里面不少場景,都讓我想起在北極圈附近做科考的日子。還有電影里的那些人與非人,在北歐都有跡可循。……

    作者: 酈冰熹  

  • “蒙古眼” 一“目”了然

    單眼皮、斜眼角、窄眼裂(瞇縫眼)、淺眼窩(扁平臉)——在中國常被視為北方人的典型長相,在世界則被視為東亞人(尤其是中國人)的特征。如果你了解這里面隱藏著祖先留下的護眼秘法,或許就不會想著去……

    作者: 劉砥石  

  • 中國香菜西方來 香草系列之一

    香菜即芫荽,餐廳點單時常被問有沒有忌口,只因它的特殊氣味,有人不愛吃。但在全世界的廚師看來,它都是標準的“香草”:有特殊氣味、能為食物增添風味的新鮮植物。《博物》請來人民大會堂的國宴西餐廚……

  • 沒翅膀的爬行蛾

    3月的北京乍暖還寒,路邊的楊樹還沒發芽,就已有灰褐色的蛾子,沿著樹干一陣撲騰,像在尋找什么。

  • “糖霜”撒在“巧克力球”上

    要問北京最常見的鳥是什么,答案一定是麻雀。麻雀雖然多,但很少有人能準確描述出它的樣子。比如北京還有一些常見鳥:黑白相間長尾巴的喜鵲、頭頂戴冠子的戴勝、紅腦袋紅屁股的大斑啄木鳥、脖子上戴珍珠……

    作者: 遠陽  

閱讀本期完整內容

使用微信掃一掃開始閱讀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